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同窗有酒歌今夕  

2018-08-16 09:58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2018年8月15日,是塔大水利系64班毕业53周年,同时恰遇母校60周年校庆在即。因此这次欢聚,就被赋予了更为隆重的意义。
   15日上午9时半,在家确定好路线,怀着喜悦激动的心情,我踏上了聚会的路程。先乘36路公交在世纪大道下车,再转乘地铁2号线在南京东路出行,稍加打听,很容易就找到了聚会地点:福建中路376号老客勒酒楼。时间仅过11点,当我向服务员问清包厢后,径直上了四楼,一抬眼,原来大部分同学均已到齐,彼此相见,免不了一阵惊喜,老同学们才拥我落座,就迫不及待地告诉我:欧阳南风来了!
    我一听大为惊喜。因为南风不仅是我塔大同,学而且还是农一师中学的校友。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,还是上世纪80年代,他那时在九团工作,带了一名同事专程来看我,我们还为此举行了一场排球比赛。谁知一别三十年,竟然消息全无。尤其是上海同学聚会,每次同学们都要向我打听他的消息,只因他是湖南人,后来又内调湘潭工作,距我很近,所以只能问我。我也多次托人打听,但每次的结果都是查无此人。好好的一位同学,就这样在人间蒸发了,岂不令人扼腕唏嘘……谁知今天突然出现在面前!
    说着,南风已经从人群中挤了过来,并向我伸出了双手。我且喜且嗔,连忙问他现在落脚何处?谁知道他的一句回答,又令我大跌眼镜——原来他从2004年起,就一直呆在上海,整整一十四年,竟然与我们不通消息!
    谁知道一惊未了,又是一个惊喜来临:这当儿,又挤过来一位看似陌生的面孔,同学们忙不迭地向我介绍:杨文卿也来了!
    啊!杨文卿——又是一位暌违多年的老同学!与欧阳南风一样,也是我农一师中学的同窗。想当年他在水管处看总闸时,我们几乎天天打交道。他蹲守的那个地方叫甘草工地,闸后有一个跌水,跌水后吊一个红柳筐子,鱼经过跌水之后,往往纵身一跃,便恰好落在筐里,每天都有所斩获,多的时候一天可收一百多斤黄鱼。因为他性格爽朗好客,我们便经常叨扰,公事交接完了还不肯走,等着蹭饭吃。他也从不嫌烦,每次都亲自下厨,记得最多的小菜是韭菜炒鸡蛋和清炖黄鱼。甘草工地临近七团十一连,美食兼好客的主人,吸引了几位上海女知青前来凑趣。其中一位叫钱美娣的高个子女孩,来的特勤,和杨文卿似乎交情甚笃,原以为会修成正果,谁知后来无疾而终。当我问及此事时,杨文卿笑着说:你是说钱美娣吧?因为我“钱没的”,所以告吹了!
    虽然这事没成,倒是留下了一段佳话。后来杨文卿干了一段时间的水泥厂厂长,再后来就不知去向。今天一打听,原来也居住在上海郊区的一个镇上!
    除了杨文卿和欧阳南风,在座的还有马利、袁鸣中,也是我中学同学。
    我的老同学们,无论是中学的还是塔大的,一班的还是二班的,在我看来,一个个都特别可亲、可爱!
    不多久,最后一位同学张寿林也赶到了,他是偕夫人一同来的。张寿林富有文艺才华,不仅能作诗谱曲,而且兼有一副男高音嗓子。和热爱音乐的王建民一样,同属我的“音乐启蒙”。我们之间关系甚洽,到老尤亲。既然人已到齐,于是酒宴正式开始!
     老同学们相聚,总免不了话当年。太多的甘苦,太多的趣事,是永远道不完的话题。每次相聚,我总是留意同学们的面孔,有一种生怕他们老去的担忧。这次观察下来,感觉甚好:上半年和下半年变化不大,心中略微宽慰。王建民趁空闲给南风写下了已故同学的名字:一班九位,二班八位,共是十七位。我转身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 ,回想起他们当年的音容笑貌,免不了掠过一丝伤感。
      是啊,在座的每一位,都是历经沧桑的过来人,也是幸存者。两个班八十余人,今天参加聚会的,连带几位夫人,也才二十几位。除了远在新疆或因其他原因不能聚会的,能来的都来了。酒会上,气氛一阵比一阵热烈。除了我以外,我的几位老哥们,平常都只喝白酒,一杯接一杯,一瓶接一瓶,一个个毫无醉意。白酒映红了他们的脸庞 打开了他们的心扉,开心的话、激动的情,抒个没完。同学们的感触都是一样的:只有在同甘共苦、身世相似、心不设防的老同学们面前,才能无拘无束,畅所欲言。所有的心事,所有的欢乐,到此一吐为快!
     为了这次聚会,我特地从千里之外的湘省赶来,风尘仆仆,却兴致勃勃。每次赴会归来,兴奋之情,久存不衰。非为其他,只因我们一代人求学和工作的经历,远别与他人。只需几行字便可说清:当年边疆的莽莽戈壁,茫茫沙漠,在我们离开的时候,已变为片片绿洲。可以说,每一道沟渠,每一片棉田,每一座楼宇,都凝结着我们的心血。当时多忙啊!即使隔河相望,同学们也抽不出半天时间相聚!如今只有在退休之后,才有机会聚到一起……
   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。中午二时许,聚会结束。众人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,互相握手道别……
    我余兴不减,走上了回家的归途。
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