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貌丑慎出门 心丑莫发声  

2018-05-05 11:05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随着年龄的增加,这些年我出门越发少了。倒不是因为体力的原因,而是觉得人老了,面相也变丑了。不像当年意气风发,别人看了兴许会讨厌自己。人是群居动物,只要露面,就有人看,就有人打量。就如我自己,每次在公交车上坐定,就会扫一眼鱼贯而上的旅客。碰到帅哥美女,自然会多看一眼,养眼之余,还会感叹造物之神奇。相反,看到丑陋不堪的人,便会转过眼去。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,我并未觉得此举有何不妥。因人及己,如今年华已老,假如以这副衰容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,别人会不会也转过脸去?
     上次在坐火车返家,列车上总有人不停地聒噪。哪怕是夜深了,喧嚣之声亦不绝于耳。抬眼望去,几个面向极丑的中老年乘客,彼此谈笑风生,唾沫四溅,旁若无人。声丑貌丑,言谈粗俗,简直就是一个活的污染源。好几位如我一样的乘客,纷纷掩鼻的掩鼻,转背的转背,避之唯恐不及。当时我忽发奇想:假如在列车上设一面大镜子,让他们照照自己的这幅尊容,是否会好一些?
      我历来以为,丑,并不可怕,而不知其丑,才是可怕。而真正的丑,并不止于外表,内心空乏,不学无术,其丑更为不堪。近传北大的一位在任校长(姑且隐去姓名),在北大建校120周年的庆典上,把鸿鹄之志念成鸿浩之志,被座下笑喷。无独有偶,清华大学的一位前任校长(姑且隐去姓名),在念黄遵宪先生当年写给梁启超的一首诗时,被“侉离分裂力谁任”的“侉”字卡住了,结结巴巴以致中断,引发举座嘘声。接下来,同在清华的国际问题研究所某所长、博导,又把“侉“”字念成“瓜”字,又是一段佳话。这还不算,赫赫有名的、出了易中天教授的厦门大学校长(姑且隐去姓名),在接待台湾客人时,又把“黉宫(学府”)念作皇宫,台下好一片赞叹声。更有奇者,人民大学校长(姑且隐去姓名),同样在接待台湾客人时,把“七月流火”当做夏天来解读,惹起客人们纷纷诧目,以为是地球变暖的原因,大陆人已经把天气转凉的初秋,当做盛夏来过了!
       这都是我国顶尖学府的领头人,其学术水平如何,可见一斑。如果换成我,宁可不开口,以免丑态外露。      
       其实,人有美丑,这很正常,并不为怪。作为人,只要不东施效颦,而是加强自身的修养,提升自己的学术水准,一样可以把美留在人间。
       以人及己,反正我是自知其丑的。“落叶扫去见根茎,繁华落尽是人生。”生已至此,命已凋零,对人生,对生活,不敢再存多少幻想,再抱多大奢望。但求出门时脸面清洁,衣冠齐整,虽不再气宇轩昂,但也不至于猥琐丑陋,让人看了避过脸去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