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高楼下的沉思  

2018-05-20 10:54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 高楼下的沉思:事态的发展与结局

穿过城市,从中心到边缘,目所及者,几乎是清一色的景致:一栋栋高楼平地而起,一座座楼盘星罗棋布。尽管如此,仍能看到一排排塔吊凌空摆动,塔下的新楼正在施工。路上的行人止不住摇头叹息:都这么多了,还在盖!还在盖!

是啊,还在盖,还在盖,一直在盖。转眼二十年了,在貌似平静的中华大地上,房地产大潮汹涌澎拜,以不可阻挡之势,漫卷中国的经济领域,占据人们的生活空间,主导社会的街谈巷议。离开房价,不谈房市,人们似乎无话可谈。有多套房子的,附和开发商的意愿,希望房价继续上涨;没房子住的,诅咒开放商的贪婪,渴望房价有一日下跌。然而,关于房地产的前世今生,却很少有人细作梳理。亦如黑格尔所言:任何存在的,都有它存在的理由。房地产在我国一枝独秀,长盛不衰,理由何在?既然国家以此为重器,民生以此为焦点,社会上下,无不瞩目,实乃牵一发而动全身。那么,它的功罪何在,它的发展与结局如何?

首先,让我们说说房地产的功劳吧!二十年前,我国城市的人均住房面积不到3平米,城市也难见一座让人仰视的高楼。即使是上海那样的大都市,一座十来层的国际饭店,足以引人瞩目。而向世人夸耀的,还是一百多年前由外国人建造的外滩建筑群。城市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居民,祖孙三代,还挤在狭小逼窄的石库门里,没有厨房,没有卫生间。上海如此,其他中小城市,也就可想而知。然而如今你看看去吧!目前上海的人均住房面积,已达20平米,一座座摩天大楼,在诠释着城市繁荣。所以这一切,是二十年前不可想象的,也不是政府有能力办到的。 房地产商对此居功阙伟,应该是没有争议的吧!

 而房地产对时代的贡献,远非如此。还有——

一、拉动了相关的产业链,包括建材、机械、装修、园林等行业,更为广大农民工提供了打工机会。可以想象,一旦房地产这台发动机熄火,将会造成多少行业萧条,多少农民工失业。

二、开辟了地方财政的主要源流。在政府冗员大量增加的情况下,政府为了供养这批人,求得社会的稳定,除了出卖土地,别无捷径。

三、吸收了大量的民间资金,有力阻止了通货膨胀。在银行广发货币的条件下,如果民间的这部分资金不是用作住房消费或投资,而是投入市场,必将造成资金富余而商品短缺,一场全范围的通胀将很难避免。

房地产事业既然对社会、对国家贡献多多,那么,各界理应大力推崇才是,可是为什么,无论是政府还是有识之士,对此却忧心忡忡呢?政府对此多次进行调控,经济学家则大声呼吁减温,难道如日中天的房地产,真的潜藏着一个巨大的危机吗?

这令我想起红楼梦里那面风月宝鉴的隐喻。那面宝镜,正面相照是一位美人,反面相照却是一具骷颅。当时凤姐叮嘱贾瑞要多看反面,不能只贪看正面,然而贾瑞却因贪看反面纵欲而亡。

 当今的房地产事业,很有点像那面风月宝鉴。假如房价能稳定在一个合理的位置,房地产商不因贪得无厌而至疯狂,市场也有一个理性的约束机制,当局也不被房地产商绑架,那么,我们看到的,将是这面风月宝鉴的正面。

 可惜,今人并不比当年的贾瑞更明智。商人逐利的本性,再加上不完善的市场经济条件,以及当局的无奈,那面风月宝鉴的反面,渐渐露出了狰狞。细数那一根根骷颅,不得不令人浩叹——

一、窒息了人们的创新能力。当数千万最有活力的就业者沦为房奴之时,他们除了汲汲于生计,蹑足于世艰,谁还敢冲出工薪的樊笼,麻着胆子一试螃蟹的滋味?

二、扼杀了制造业的生机。一个国家经济的引擎,主要来自制造业。但因房价持续走高,干啥都不如囤房赚钱,那么,炒房便成了投资的手段,一大批辛辛苦苦从事制造业的企业,纷纷改向房地产投资,制造业的萎缩,便不可逆转。

三、削弱了民间的购买力。高房价几乎耗尽了几代人积蓄,致使民间的购买力一直处于低迷状态。尽管上层竭力推进“供给侧改革”,但普通民众为应付教育、医疗和养老,已经捉襟见肘,如今高房价再来一次冲击,随你怎么改善供给,但老百姓手里就那点钱。

四、促快了权力层的腐败。既然房价如此之高,那么,手头有点权力的人,岂能满足那点有限的工薪,便会想尽法子搂钱。如今哪个公务员或是国企高管,不是拥有几套房产?除此之外,社会上那些五花八门的中介公司,更是不择手段地圈钱,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。无疑加重了社会成本,污化了社会风气。

五、压占了国土资源。原来五谷丰盛的良田沃土,如今被一群钢筋砼建筑压占。不可再生、无比珍贵的土地,躺在一座座空楼下喘息。

历数房价畸高的罪孽,很可能罄竹难书。俗话说:千夫所指,无疾而死。为什么一个好端端的产业,不能正常发展,去为人类造福,而非要走向自己的反面?这可以从资本的原罪和资本家逐利性来解释。一平方米房子的造价,其建筑成本充其量不到一千元,再加上土地成本,也不过翻一番,然而房地产商却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买到一万元甚至几万元。当局为了增溢土地效益,只能听任房地产商的黑心泛滥,虽然有心纾解百姓的买房之痛,但一时也无力回天。

上帝欲使其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。房地产的泡沫,终究有一天会破灭的,这是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普遍规律。至于何时破灭,用何种方式破灭,倒要看其具体的环境条件。就目前来看,因为体制的原因,政府的托市,富人的期许,城市化的刚性需求,可能十年之内还会继续膨胀,在住房的重负下呻吟的人们,可能还得继续呻吟,继续忍受。

对此,有打油诗一首为赠:

人生匆匆不满百,

但悲不见房价跌。

他年泡沫破灭日,

家祭不忘告老爹。


  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