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明节感怀  

2018-04-05 10:45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今天清明,天气突变,连晴了几日的天空,忽然布满乌云,气温跳水似的降了下来。我望了望窗外,灰濛濛雨细细,不是出门的时候。幸好前天提前扫了墓,此刻在家中静坐,一缕缕对亲人的思念,渐渐涌上心头。
    随着前年老家姨妈的去世,我的上一代人全都作古,我和兄弟姊妹倒成了“前辈”。我们这一代虽然也过得不易,但比起父母一辈,还算是幸运的。只需想起他们那代人的苦,心中便泛起隐隐的痛。
    我的父母是农民,他们一生吃的苦,受的累和屈,可以说没有语言能够描述。年轻时租田耕种,苦做苦吃二十年,总算买了几亩地,自耕农还没有做几天,土改时被划为富农,从此被打入另册。除了繁重的体力劳动,还要承受沉重的精神压力,一顶剥削阶级的帽子,直戴到生命尽头。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从没有抬起头跟人对话,走起路来,腰都没有挺直过;母亲也总是向人赔笑脸。记得小的时候,母鸡下了几个蛋,母亲还要省下来,说要煮给村长吃。父亲有一条裤子,上面补了三十六个补丁,硬是把一条单裤,补成了棉裤。他一辈子没有扎过皮带,临终之际,裤子上还是一条布带子扎着。是我含着眼泪把带子解下,换上我身上的一根皮带。
     我的岳父是城市小职员,岳母是“全职太太”。他们住的房子,是石库门里的一间木结构二楼,面积只有二十平方米,家里人口最多的时候,包括祖父祖母在内的共有十一口。无奈之下只好在中间架了一层楼板,一家人算是勉强睡下。没有卫生间,只在门后放了一只马桶;没有厨房间,好几家人做饭只好挤在楼道里,一家装一只煤球炉。记得七十年代我回沪探亲,晚上打地铺,起来解手不习惯用马桶,只好跑到楼下两百米开外的公厕方便。岳母为给全家人做一顿好饭,在小炉子上边煽火边炒菜,没有三个钟头下不来。他们都没有享受高寿,七十来岁就先后故去。尤其使后人痛惜的是,他们一辈子都没有住上有卫生间、厨房间的房子,等到老房子动迁,分到新楼房的时候,二老已故去多年。
      抚今思昔,我感念新时代,感谢改革开放。过去一代人的苦日子,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邓公为地主富农资本家揭掉了帽子,又让数千万知青返城。此后几十年连续的改革开放,让大家过上了温饱无忧的日子。尤其是住房,据统计,当今城市人均面积已达36平米,是此前上海人均面积的十多倍!现在探亲,可以足不出户,就是最不济的人家,也有卫生间和厨房间。上海古老的石库门,已作为文物古迹保存了!
      如此幸福的生活,可惜我父母那代人是享受不到了。每念及此,心痛不已。如果存在另一个世界,当他们看到子孙今天过的日子,当是十分欣慰的吧!
     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