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们竟忘了所有的恩人!  

2018-03-02 16:57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人类史上,曾经出现过许多难题和猜想(当然将来还会继续出现),有些难题先后被破解,有些猜想后来被证明。如数学上的费马大定理,物理学上的波粒二重性,医学上的疟疾病源等等。随着这些难题的被攻克,科学一步步向前发展,人类一步步走向现代。然而,有一个看似简单,却被称为“千古难题”的难题,至今仍未有确切的答案。那就是:人是什么?你是什么?
       记得上中学时生物老师提出过这个问题,当然是要求学生们从生物学意义上进行解答。当时同学们众说纷纭,有的说人是猴子的后代,有的说人是会思想的动物,还有的说人是世界的统治者等等,种种回答,不一而足。我不记得当时我说的是什么,几十年斗转星移,人世沧桑经过,而今倒有了一个自我信服的答案,那就是——
       人是一种忘恩负义的动物!
       当然,我是在说我自己。
       哪一天夜半惊醒,良心忽现,就会知道:原来自己竟忘了所有的恩人!
      人的一生,虽然不一定遇到贵人相助,把你从一个才貌平平的小子,或是扶上高位,或是赐予富贵,但在你羸弱之时扶你一把,在你困难之时助你一臂,在你受屈之时主持公道,我想肯定是有的。这就是所谓的点滴之恩吧!这些点滴之恩,就如荒漠里的甘泉,冰雪中的棉毯,滋润你的生命,温暖你的心田。没有这一路的涓滴之恩,你走不到今天。然而,你轻轻地走了,正如你轻轻地来,你从一个个恩人面前擦身而过,一声谢谢也没说啊!
      记得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学校和家之间,隔着一道很深的水沟,天晴时尚可趟水而过,下雨就不行了,以我瘦小的身体,水会没到腰部。那天,又逢下大雨,眼看我是上不成学了。没料到我的语文老师,特地打了一把油伞,专门上门接我。他把我背在背上,一路奔行,三里多的泥泞路,冒大雨,淌水沟,到学校时,他的后背全湿透了,而我却安然无恙——因为一路上他把伞一直朝后举着……
      这位老师名叫冉德培。长大后我就把他忘了。
      新疆上中学时学校放假,那时没有公交车,学生们回家,全靠路边招手拦车。那种笨重的大货车,岂是说停就停的?你穷学生一个,谁肯搭理你?因此往往一等老半天,一百辆车没一辆愿停的。那年寒假,我从一大早等到天黑,又冷又饿,精疲力竭,眼看是没有希望了,正打算拖着一个疲倦的身子往回挪动,这时候,两束灯光远远地射过来,一辆大货车在我身边缓缓停下,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司机从车窗里伸出头来,问:小家伙,要搭车吗?
      这位司机姓章。一百多公里路程,他和我有说有笑,还给我馒头吃。记得那个馒头,我是掺着泪水吃完的。
      就是这位善良的章师傅,我一回到学校就把他给忘了。
      农大上学后期,学校大搞运动,两位“右派老师”中途被剥教职,下放到一团劳改队劳教。其中一位是数学老师刘国瑞,一位是物理老师王宇伦。这二位都是上海复旦大学被贬的教师。作为劳教队员,每月只有两块钱的津贴。他们在学校时,对我就照顾有加,经常为我们几个学习好点的“开小灶”,如刘老师讲授微积分,王老师讲授光电效应。从接触中知道我家穷,于是他们二位把两块钱的津贴慢慢存下,一共积累了27元,趁着一个休息天,由年轻一点的王老师徒步三十多公里,东打听西打听,亲自送到我母亲手上……
      后来我参加工作,又把我的恩师们忘了。
      运动后期,我在家赋闲,空虚寂寞,烦闷至极。又是我们的水力学老师徐自敏想起了我,亲自点名让我到胜利水库就职,重开了我一生的水利征程……
      后来我事业顺遂,还有了一官半职,又把徐老师给忘了。    
      回想这一路走来,除了使绊子的小人,另有更多热心的好人,他们在我生命中,都曾留下深深的痕迹。假如我是一个知恩报德的人,很多时候,我是有条件报答他们一二的。然而,我只顾一路奔行,只瞻前不顾后,忘记了雨中背我的冉老师,忘记了夜里搭我的章师傅,忘记了困境助我刘老师、王老师,忘记了提携我的徐老师……忘记了好多施我涓滴之恩的好人,甚至忘记了生我育我的父母!我知道,正是这些好人,在我心中植入了善的观念,扶我一路成长壮大,终于成为一个对社会、对家庭有点用途的人。如果把自己比作一颗树苗,没有他们 的雨露滋润,我不可能生长到今天!
      我忘记了别人的恩情,别人也忘记了我的好处。抚今思昔,我们竟忘了所有的恩人!
      难道这不就是人的共同属性么?     
     人到暮年,去日无多,我怀念的人,我该报恩的人,许多已不在人世,如今念之有心,报之无门。假如还存在另一个世界,那就让我日后点烛寻路,慢慢地找到他们,一个一个地报答吧!


    我们竟忘了所有的恩人! - 寒潭一鹤 - 寒潭一鹤的博客
 

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