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如果牛能语  

2018-03-21 10:32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在为人类服务的牲畜中,唯有牛马最辛苦。若逢战争年代,作为战士的坐骑,冲锋陷阵,枪林弹雨,马既劳累又危险。而和平年代,就数牛最吃力了。古人对此有诗为证:“耕犁千亩实千箱,力尽筋疲谁复伤?但得众生皆得饱,不辞羸弱卧残阳。”又云:“雨足高田白,披蓑半夜耕。人牛力俱尽,东方殊未明。”足见牛之辛苦!
      到了现代,随着农村机械化的普及,役牛耕田的农事渐渐少了,然而在一些偏远山区,田块小,坡度大的地方,还在用牛耕作。比如在湖南永州大部分农村,田块小而分散,机械无法进入,农民们还是习惯用牛。每年到了这个季节,春雨绵绵,农民们身披蓑衣,挥鞭架犁,牛则在田中负重前行,泥水过膝,泥翻三尺,看上去十分吃力。
      耕田的牛辛苦,而挤奶的牛也不轻松,而且更可怜。产下牛崽之后,牛妈妈还来不及看上一眼,就被人分离了,因为人们只要它的奶。从此,它就开始了永无休止的苦逼生涯。正如鲁迅说的,它吃的是草,挤出的是奶。奶牛终生被关在牛栏里,为了滋养人类,成了产奶的机器,毫无乐趣可言。等到最后,无论是奶牛还是耕牛,奶干力尽,还要被送到屠宰场,含着眼泪,告别凄苦的阳世。
       虽说是上帝爱人,让体型硕大的牛马象驼之类牲畜甘心为人类服务,但不得不说,人类对这些动物太苛刻、太残忍了。就拿牛来说,没有一头是能得善终,力尽筋疲之后,还要挨上一刀。人们吃的是牛肉,喝的是牛奶,穿的是牛皮,哪怕是一头病牛也有大用——可从它的胃里取出牛黄入药。人类如此绝情,辜负了上帝的一番美意,所以屡遭天谴,如“疯牛病”就是报应。还有种种的天灾人祸,奇疾怪病,难道不是对人类作孽的惩罚吗?
       庆幸人类文明的进步,不仅惠及自身,还要惠及动物,尤其是于人类有恩的动物,其间,当数牛为第一。所以如今一些文明国家严禁虐待动物,虐待动物,那是要入刑的。就是肉牛屠宰,也要事先麻醉,无使忍受痛苦。
       说到牛,我是独具钟情的。大约四十年前,就有一头牛与我朝夕相伴。这牛体型硕大,生就两只尖角,看上去十分威猛。每天凌晨,我从牛棚里把它牵出,套上牛车,顺便在车上丢捆干草,再从地窖里“偷”出两个糖萝卜放在包里,一声吆喝,人牛就上路了。
       一路上我躺卧在干草堆上,继续做我的周公梦。古人说老马识途,其实牛也一样。天天走的那条打柴路,它早就熟了。当吱吱呀呀的声音停下来,我知道目的地到了,于是起身把大车卸下,把牛拴好。它开始吃草,我开始打柴。
      柴火是干枯后的红柳根。先找一个颇具规模的红柳包,用十字镐把根下的泥土刨松,让根系裸露,再一根根撬下来。一般要费半天功夫,才能打满一大车。等把车装好,便把包里藏的两个糖萝卜拿给牛吃,我则在一边休息。
    牛车上路之后,其他的伙伴,一般都坐在高高的柴堆上,悠哉悠哉地晃行。而我不仅不坐车,还在上坡时,拴一根绳子帮着拉车,为此他们还经常笑我,说我有福不会享。但我知道,我打的柴火比他们都多,如果我也坐在车上,怕牛受不了。
      后来打柴的生涯终于结束了,我天南地北地调动,刚开始还抽点时间看看我那头牛,每逢看它的时候,它就会抬起头,对我嗷嗷地叫几声,还不停地摆头。我摸着它的牛角,分明看见它瘦了。我知道,自我离开之后,不会再有人喂它糖萝卜了,日夜一捆干草,它怎能不瘦?再往后,我越调越远了,再也没有见过它。
       孰料鬼使神差,昨晚我居然梦见了它。不过不是在打柴路上,也不止它独自拉车,而是还有一头小牛在它身边,一同拉车前行。我在前面开车引路,它在后面跟着飞奔。我担心它老了,跟不上,于是走走停停。最后一次我休息等它的时候,忽然看见它轰然倒下,再也没有起来……
       梦做到这里,我醒了,再也没能睡着:我心疼我的牛。和牛相伴的那些往事,一件件涌上心头,慢慢结成了一首诗——
     人类役百兽,
     唯牛最辛苦。
     拼尽一生力,
     换得千钟粟。
     含泪对主人,
     忍死待须臾。
     世间不平事,
     如果牛能语!
如果牛能语 - 寒潭一鹤 - 寒潭一鹤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