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深情一缕寄天山  

2018-02-18 10:18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今年南方的冬天,既冷且长。广袤的南国山水,曾几度被冰雪覆盖。在凛冽的寒气里,我用瑟瑟发抖的手,连发了几篇不胜其寒的博文。未料新疆的朋友们看了,十分着急,无奈万里之遥,也不能把北方的太阳借来一用,于是接连寄来几床被褥(新疆人称为网套)。当时正值严寒未退,冰雪未消,我且盖且垫,由新疆棉花织成的棉被,果然名不虚传,真暖和呀。再加上朋友的一片心意,是既暖身又暖心啊!
    和我的老同学们一样,我人生的大半岁月,是在新疆度过的。在那里上学,那里毕业,那里工作。青春、理想、汗水,全都在那里。戈壁滩的红柳,碱湖边的芦苇,公路旁的沙枣,全成了我梦中的景物。开荒造田的地窝子,同甘共苦的战友情,也成了抹不去的记忆。所以,尽管时空流转,二十余年的阔别,一万里路的距离,战友间的拳拳深情,却丝毫未减。我知道,战友们怀念我,不仅仅是因为我这个性情中人,对朋友、对同事那份热枕,而是既有私谊,亦存公论。
     记得我离开七团的前几年,为了给团里增加收入,我把基建公司的业务扩大,除了在天山筑公路,在塔河修水库,还把建筑队开到了城市和兄弟团场,如阿克苏市的城建,阿瓦提县的水利,十四团的监狱,三团的营房,都有我们的成果。在大量开展建筑面的同时,也培养出了一批独当一面的工程人才,这些举措和业绩,赢得了全团职工的赞赏。内外奔走,上下求索,我虽然很累,但随之而来的成就感,抵消了一身的疲倦。
     本团的工程自己干,还要外出承包项目,谁看都是好事,然而却令别有所图的人不高兴,从外团调来的一位团长,对此很是不满,他主张撤回外出的工程队,撤销基建公司,解散工程连,把团里的工程全部外包。这与我的初衷完全相违。道不同不相与谋,我只好愤而离开,重返江南。果然,我走后,新团长的目的全部实现:基建公司及所属的工程连、水工连、工程连全都撤销,本团的工程也全部外包——当然是包给他的队伍。不过好景不长,没几年,团里积存下的那点家当,全被他折腾光了,师里的一纸免职文件,结束了他的官场生涯。这是后话了。
      时过境迁,人已老迈,那片埋葬青春的热土是回不去了,于是只留下绵绵的思念。我思念一起打拼的战友、相处无间的同事,朋友们也想念我。奇怪的是,在边疆时,常怀乡愁,总想在生我养我的家乡一游,但一旦回到了家乡,却把乡愁寄回了边疆。每逢江南阴雨绵绵,我就想念边疆的太阳;每逢斗室寒意瑟瑟,我就想念北方的暖气。我想念本团的苹果,阿克苏的香稻,库车的甜杏,库尔勒的香梨,托克逊的拌面……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,吃遍所有‘’舌尖上的美食”,在我的心中,最美的风景还是在天山,最好的饮食还是在新疆。这可不是我一人的体会,不信去问一问我所有曾在新疆工作的老同学,有谁不是同样的感受?
      过罢大年,大地就要回春了。我知道,我的新疆朋友们又要忙开了。有的要准备地膜播种,有的要放水压碱保墒,有的要下连动员春耕……是老朋友们助我度过了一个寒冷的冬季,我祝愿他们开始一个温暖的春天。别忘了我的一缕深情,总萦绕在天山下、塔河旁、你们的身边!
      深情一缕寄天山 - 寒潭一鹤 - 寒潭一鹤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