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活着,还是要悠着点  

2017-09-11 07:24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昨晚有凉风习习,下午的暑热尽退,于是出门散步。院内有高树群立,绿荫箍地,小鸟啁啾,月光徘徊。如此良辰美景,晏殊的一首《浣溪沙》,便悠然从口中诵出——
    一曲新词酒一杯。去年天气旧亭台。夕阳西下几时回。
   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小园香径独徘回。
   由此想起晏殊的一生,在历史上众多被打压遭挫折的志士人中,算是一个另类。他从少年聪颖,被皇家赏识开始,一路春风得意,少有挫折,一直做到宰相,素有“富贵宰相”之称。相比于比他晚一辈的另一位大诗人苏东坡坎坷的命运,完全是另一番景象。同在一朝为官,同是才华横溢,同样心怀家国,为什么命运如此悬殊,不得不令人久久沉吟。
     性格决定命运,古今慨莫能外。晏殊明理通达,奖掖后进,北宋一代名臣贤达,多出于他的门下。如范仲淹、欧阳修、富弼、韩琦、宋祁等人。他虽然为人正直,但不锋芒毕露,在复杂的政坛中,常以妥协而不失其忠,谏言而不逆其麟,因而得以保全,终能一展抱负。而纵观苏轼之一生,作词则清新雄健、汪洋恣肆,为人则嫉恶如仇、刚直不阿。先是反对王安石的变法,结怨与新党,尔后不满旧党之腐败,失宠与新贵。一生屡遭贬斥,被一群趋炎附势的卫道士罗织罪名,差点丢了性命。虽说“诗人之不幸,乃后人之大幸”,在他遭贬的岁月里,不堕青云之志,尽显豁达豪放,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篇,但毕竟一生潦倒,少有太平,不能不令人为之叹息。苏轼当年的心境,有《江城子》一词可以为证——
    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
    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
    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    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
    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
    料得年年断肠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   看,同样是月夜,同样是徘徊,两位大诗人的处境与心境,是如此的迥异,岂不令人唏嘘!
    古人的情怀与遭遇,不能不使人领悟到,面对“固若金汤”的皇权结构,庞大逐利的官僚集团,仁人志士的奋力抗争,显得是如此的孤立和无助,无一不是被打击、遭失败,而少有全身而退者。俯察历史,苏轼们是一个必然,而晏殊则是一个偶然。然而,不能不说,晏殊是看透了世情和人生的,至少是当时的世情和人生。可惜苏轼们虽然作为后辈,没能细细考量前人的得失,而一味在世道的险径上孤行,才会有那么多悲催和失意啊。
     看来,活着,还是要悠着点。
    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