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弱水三千 我取一瓢  

2017-07-15 18:51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天公不降雨,万里皆沙漠。差不多半个世纪以前,我行走在西域的塔克拉玛干,那时塔里木河几乎断流,眼看两岸的原生态胡杨林,一棵棵枯死,人却莫奈之何。在大漠深处,我忽然瞅见,散落着一些红点,火炬一般,我走近一看,原来是几簇红柳,依然迎着风沙开放。当时我非常感动,生命的顽强,尽在于此!我伫立在红柳花旁,久久不愿离去。也许,这就是我生命中的春天?“暮春三月,江南草长;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”——万里之外的家乡春景,对于我已可望而不可及,那就常伴这几簇红柳吧!
     未料多年之后,宿命所归,我又一次在荒漠中行走,不过这一次不是在边疆,也不见那片枯死的胡杨林,因为据最新资料,为挽救流域的生态环境,塔里木河已恢复供水,沉睡百年的罗布泊,已再度焕发生机。而我今天身逢的,不是大自然的沙漠,而是一片了无尽头的文化沙漠!
      君不见如今市场上流行的电视电影以及书报刊物,其文化含量是越来越稀薄了,正义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了。什么这个囧那个囧,这个传那个传,编者胡编,演者乱演,观者瞎看。《甄嬛传》才“创收视纪录”,《芈月传》又紧随其后;《十里桃花》才开罢,《醉玲珑》又登场……这些胡编乱凑的东西,与历史无关,与现实无缘,与艺术无染,尽是些视天下为愚氓的浅薄作品。更有那些荒谬透顶的“历史剧”,它们唯一的作用就是颠倒历史,混淆视听。如满清以铁骑蹂躏中原,灭了汉人的国,剃了汉人的发,砍了汉人的头,从此汉民族沦为奴才不如。血腥的统治,可怕的文字狱,掐断了我华夏民族的文明进程,这本是血泪斑斑的国恨家仇,然而作者们不仅选择遗忘,还反过来歌颂残暴的统治者,一部《康熙大帝》意犹未尽,《雍正王朝》、《乾隆王朝》接踵而来……不知制作者是为了逢迎上意,还是鼓吹奴性?正是这样一些垃圾尘埃,堆砌成一片片文化沙漠,令人惨不忍睹,使人扼腕叹息!
      正如当年我在荒漠中遇见红柳一样,枯坐的今天,偶然听见一首动人心魄的歌曲,歌名叫《那一天》,是藏族著名女中音歌手降央卓玛演唱的。歌词寓意深刻,旋律婉转深沉,有禅的意境,有人间的烟火气。歌词是西藏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写的,曲是著名作曲家白龙谱的。一曲听罢,荡气回肠——那才叫艺术,那才叫天籁啊!由此联想到人类自古迄今,创造了多少伟大的艺术作品,代代薪火相传,竖起了一座座供人仰视的艺术丰碑,使人类得以在博大精深的艺术中流连忘返,那可是滔滔洪流,何止弱水三千?我等只需取一瓢饮,足可止饥解渴,润泽平生!
     藏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是一位情僧,“住进布达拉宫,我是雪域最大的王;流浪在民间,我是最美的情郎”。他的诗歌接人间地气,诉男女纯情,深受人们的喜爱,却为教廷所不容,最后以流放而终。《那一天》就是诸多脍炙人口的情诗中的一首——

     那一日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

     蓦然听见是你颂经中的真言

     那一夜我摇动所有的经筒

     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

     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

     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

     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

     不为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

     那一瞬我已飞

    飞成仙

    不为来世只为有你

    喜乐平安……

     

     


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