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忆割麦  

2017-06-06 09:04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在网上看到一幅廿年前农村割麦的图片,唤醒我五十年前第一次下农场割麦的回忆。这是一段十分美好而有趣的往事,经常回萦在我的梦里。
      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我在新疆兵团农一师子弟学校上初中。那时,全国还是勒紧裤带过日子的时期,虽然师部领导对农场的子弟,在生活上有特别的关怀,如每月必须保证20来斤粮食,但还是吃不饱。每顿就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馒头,一勺子蔬菜。对于正在长身体的青少年,这点营养显然不够。有些家境较好的同学,家里会时不时地接济几斤粮票,于是他们就拿着粮票到街上买馕吃。我家穷,没这个条件,只能看着别人吃。也不好多看,免得流口水。后来有成绩较差的同学,找我补课做作业,代价是分给我一个或半个馕。那种从馕坑里用新麦面烤出的囊,真香啊!要是有机会让我吃个饱,该多好!
      没想到这个美好的夙愿,实现的机会说来就来了。
      那年盛夏七月,正是麦熟的季节。学校里原本就有支农的任务,不过大多是秋季拾棉花。今年的任务不同,是帮农场割麦子。班主任头天下课前就做了简单的动员,说明天一早出发,集中乘车到六团割麦(具体哪个连队忘了)。第二天早上匆匆吃罢早饭,同学们兴冲冲地乘着大卡车,两个来小时便到了目的地。卡车直接开到田头,下车后便有人等在那里,镰刀也准备好了,一人一把。我们第一次看到金黄的小麦,金灿灿的麦浪一眼望不到边,煞是喜人,分明是一派丰收景象。老师和连队的老职工对我们一一进行了交代,讲了动作要领和技术要求。同学们还没等人家说完,一个个急不可耐地动起了手。
     干到中午,学校给每个人发了一个馒头,连队派人送来了一桶水,那人解释说:因为人来的太多(估计师生总数不下500人),连队里一下子准备不足,只能开晚餐了。班主任老师说,知道知道,一开始就是这么讲的……
      我们就这样一直干到天黑,麦海在我们面前只剩下了一小片。干了一整天,只吃了一个小馒头,人又累又饿。就在这时,远处亮起了灯光,送饭的人终于到了。而且还带来一个大好的消息,炊事员大声告诉我们:孩子们呀!今天你们可以随便吃!
      新麦面做的馒头,不大不小,热乎乎香喷喷的,一笼一笼地送到我们面前,同学们狼吞虎咽地一拥而上,吃了一个又一个。我也不知道往喉咙里一连塞了几个,因为太急迫,不小心把好几个小飞虫也连带吃进了嘴里,飞虫的味道,很像香菜,我也顾不上吐出来。不过从此以后,我就养成了不吃香菜的习惯。后来总有人问我是怎么回事,我笑而不答。因为那晚的回忆太甜美、太深刻了,我不想用语言来冲淡它。
       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,当时割麦的辛苦倒没什么印象,只是抢吃新麦面馒头的情景还恍然如昨。黑漆的夜晚,闪烁的灯火,嘈杂的人声,飞舞的小虫,喷香的馒头……仿佛一闭眼就能重现。每当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就特别想念班上的同学。昔日一个个年轻的小伙伴,此刻你们都在哪儿呢?还记不记得当年的趣事呢?你们如今都老了吧?老了又是个什么样子呢?只怕见了面也认不出来了吧?
   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