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猛忆当年好凄然  

2017-02-25 21:46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 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一篇吃糠粑粑的短文,激起我童年时代的回忆,不禁好一阵凄然。

  从四、五岁记事起,我就没吃过一顿饱饭,尤其是白米饭。记得米饭都是黑的,因为里面总是掺着野菜。野菜大多是水田里那种黄花菜。小时候经常随着妈妈或姐姐,拿一个粗布包袱和一把铲子,开始在收割后青葱葱的水田里,挨垄挨田的寻找它的身影。一般小半天功夫,就能把包袱装满,然后由妈妈或姐姐顶在头上回家。回家之后,用开水一撩,然后晒干,揉成粉,煮饭时再加到饭里。

   野菜饭刚揭开锅时,还是香喷喷的,但吃起来就有一种涩口的感觉。纵然吃饱了,一会就饿了。我家常年就吃这种东西,还有就是南瓜饭、蚕豆饭之类,就是很少吃白米饭。过年倒是例外。所以我们那里叫小儿盼过年,大人盼栽田。记得有一次小学三年级作文,题目叫做我的梦想,我想了一会写道:我的梦想——就是天天能吃到白米饭!老师看了,也不以为仵。

   其实,能吃到野菜饭还算是不错的。遇到荒年或是洪灾,连野菜饭都成了稀罕。我们经常吃的是糠粑粑。先是把粗糠用磨子磨细,然后放到锅里炒,再添水捏成粑粑在锅里炕。炒糠粉时,闻起来也是香香的,但吃起来就难受了。更难受的糠粑粑吃进去难以消化,且拉不出屎来,有时肛门痛得要命,便叫妈妈或姐姐帮我抠出来。

   说到姐姐,主要是说我二姐(大姐很早就出嫁了),磨糠粉时,她管推磨,我管喂磨。二姐脾气暴躁,我要喂得多了,她会停下来打我;喂得少了,还是挨打。她也不用别的方法打,就直接弯着手指敲我的头。一场磨推下来,我的头上尽是疙瘩。

   这样的苦日子,一直过到我上农大的最后一学期,记得那天班主任在开饭时,指着一大筐包谷馍馍,突然宣布今天同学们随便吃!于是大家欣喜若狂,平常一人只发一个包谷馍,有饭量大的同学,一顿居然干掉七八个!

   如今回想起当年吃糠粑粑情景,好一阵凄然。人没有身临其境,是很难体会那种感觉的。朱镕基在晚年告诫自己说:不要对人回忆当年吃野菜吃粗粮的日子,如今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人们,已转向吃野菜、吃粗粮了。言下之意,就是过去那种日子,人们不会理解也没有兴趣了。但我总是记着自己走过的路,国家经历过的事。也很赞同某位名人说过的话:一个忘了自己过去的民族,是走不远的。我写这些,不是忆苦思甜,而是痛定思痛,给历史记忆已经淡薄的后人做个证,不要一厢情愿地粉饰历史,似乎过去的那个什么时代,非常美妙,非常和谐!

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