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静 夜 思  

2017-02-19 15:57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静夜思,何所思?
     思念这一生对自己有恩的人!
     父母妻子,兄弟姐妹,恩自天成,几乎人人都有,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。唯有生命中那些和你没有血缘关系的人,在你生命的关键时刻,义不容辞地伸手帮你,成为你生命中的贵人,从而改变了你的命运。试想,如果没有他们当年的鼎力相助,你今天又在哪里?又是何种境况?因此,他们——更值得你怀念,更值得你珍惜!
     今夜,此刻,我思念的——就是这样的人。
     念初中时,我有一位名叫王绪新的同班同学,因为都爱好文学,二人相处甚洽。他比我年长,平时待我如小弟一般。他有不少藏书,有些还是珍本。也许是打小看书太多,加上先天近视,念到最后一期时,眼睛几乎看不见了。于是只好退学。退学之前,他把我叫到一边,郑重其事地对我说:凭我这视力,以后就看不见字了,这些书对于我形同摆设。与其束之高阁,不如物尽其用。我看你是个读书的苗子,决定把这些书送给你,望你好好珍惜……
     我诚惶诚恐地接受了他的这份厚礼。几大摞书中,除了巴尔扎克和莎士比亚全集等世界名著,还有纪晓楠编撰的“四库全书”等古本。我得到这位分厚赠,无疑欣喜若狂。后来用了几年的课余时间,把这些书基本看完。当时新华书店的好书不多,就算有,也不是我这种穷孩子买得起的。多亏遇到王绪新,他是我生命中第一位贵人。
     这些书一直伴我多年,后来碰到文革,造反派抄家一焚而光。
     我生命中的第二次遇到贵人,是在农大求学期间。当时家里穷,弟弟妹妹上学,总是为生活费发愁。教我的两位老师,一位是数学老师刘国瑞,一位是物理老师王宇伦。他们原是上海交大的老师,不幸在57年被打为右派,后被王震将军请到新疆教书,在学校时看我成绩好,对我格外关照,经常在课余时间开小灶,加深教学内容。如教科书上只有高数一,刘老师就给我辅导高数二;物理讲到热力学第一定律,王老师及给我讲热力学第二定律。未料好景不长,没过几年,阶级斗争渐紧,上面老账新算,把他俩清出教师队伍,发配到沙井子一团劳改。一团离我家约二十公里,两位老师体谅我家困难,把每月三块钱的津贴省下来,然后由年轻一点的王老师送到我母亲手上……母亲告诉我,王老师一共送过两次,累计达三十九元……
      参家工作十多年后,我又遇到第四位贵人。那时我还是基建科的一名科员,因为工作努力,受到当时的团长张振国的器重。但正如很多管事多的人一样,领导肯定,并不等于同事认同,相反地还遭致不少物议,在讨论提拔我的会议上,就有不同的声音。然而张团长力排众议,坚持用我。他数次往返师政治部组织科,终于获得上级同意,任命我为科长的决定如期下达,使我多年的业绩得到回报,在职位上不落人后。
    张振国团长是三五九旅的一名老战士,行伍出身,文化程度虽然不高,但却重贤任能,慧眼识英,比起某些嫉贤妒能的新生代,更是高风亮节。后来因他战争中的旧伤复发,提前退休,我对他怀着终生的感激!
    此后又过了七八年,团领导换了数届,但大多是平庸之辈,我也一直徘徊在科级位上。听到几位同学先后走上了团级岗位,自然心中有点不平。就在这时,我遇到了生命中第五位贵人。
     他是我在一师勘察设计院的老领导——水工组长陈永吉,时任一师参谋长兼总工程师,主管基本建设。他来我团视察工作,由我陪同始终。后来他临走时在常委会上发话,说你们的基建科长如果还不提拔,我就带走了。像他这样的人才,好几个团都等着要呢!就在他走后不久,团里打了报告,师部立即下文,提拔我为总工程师,不久转为副团长,党委常委。
     我生命中的这五位贵人,除了王绪新,四位都是我的恩师和领导。他们对我,恩重如山,但我对他们,却无一回报。他们当年奖掖我、提拔我,无疑都是出于爱才惜才的公心,并无半点私意。我虽然在公事上没有辜负他们的一片苦心,在自己的岗位上尽了全力,但出于人之常情,理应在私情上回报点滴,但成天价忙于公事的我却疏忽了。在边疆时虽有往来,但回归故里之后,再未问询。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和悔恨啊!算来,他们如还健在,都是耄耋的老人了。古人说:得人一滴,当涌泉相报,如今相隔万里,报之何及?
     “云山苍苍,江水泱泱。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!”他们才是那一代的翘楚,国家的脊梁,真正的好人啊!岂非当代一类卖官鬻爵、尸位素餐的肉食者可比?自离开他们之后,我再也没有遇到发展的机会,成日辗转在求生路上,庸人堆里。常常在梦中见到故人,音容笑貌,宛如当年。有的领我在戈壁踏勘,有的为我在课堂答疑,一样的关怀备至,一样的循循善诱,绝无半点责备的意思。但我心中自有满腹的歉意,醒来之后,良久不能释然……
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