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同窗到老格外亲  

2017-12-11 10:06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同是结伴而行,有的是一路艰苦备尝,有的是一路欢畅高歌,问:到底是哪一种经历结成的情谊深?
   答案不言自明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帮老同学,在分别半个世纪之后,还能相邀欢聚,情感如初的缘故。有人对此表示疑惑,只因未能身临其境,过去那段岁月中的种种细节,只能在亲历者之间传授,实难与外人道也。
   这次回沪,老班长头胡中官原安排是等雨沧远游归来后相聚的,而我一算他的归期,至少还有一个礼拜,我在家中闲坐无聊,故而申请提前。胡班长二话没说,即刻在群里发帖,虽然不免匆忙,但来者仍有七八位,计有:胡中官、祝君宇、马利、周全、王建民、袁鸣忠、张寿林以及本人。和以往一样,众人推杯换盏,尽欢而散。
    在群中因事请假的有:周妙法、王怀华。他们刚好要出门旅游。
    每次同学聚会归来,不免生出一份感喟。我们水利系同学,一班有39位,二班有40余位,一共80多位同学,除去已经仙逝的,如今健在的,分别有多种情况:一部分仍居留新疆,如刘兰育、朱孔江、杨洪、陈得力、廖湘荣、黄声权、吕学源、翟保健等;一部分已回沪定居,除今天在座的诸位外,还有王志超、陈仁、计雨沧、陈吉恩、斯子林、朱佩伦、陈大容、林月娥、侯盟胜、吕永辉、倪景文、曹培生等。还有几位已经失联,如欧阳南风、赵梅菊、王润增等。定居上海的,也有一部分因为种种原因,一般不愿参加聚会,人各有志,事出有因,也不能求全责备。唯其伤感的,是那些英年早逝的同学。去年走了赵永亮,今年走了张国荃,前些年走的就更多了,掐指算来,在那边世界相聚的,已近四分之一。正如歌中所唱:天之涯、海之角,知交半零落……回想当年,赵永亮、张国荃等同学,是何等的风华正茂!张国荃上学时不仅聪慧过人,而且兼有绘画天分,毕业分配到师勘测队,一向成果卓著;赵永亮一毕业就分配到师机关,是大家公认的幸运儿,对同学相助甚多。他们二人都是我的好友,功课上互相切磋,课余时嬉戏玩耍,如今回忆起他俩的音容笑貌,宛如昨日。如今天人永隔,怎能不令人心痛难禁!
      说及这些往事,无非是告诫自己,也慰勉同窗:今天的相聚,格外珍贵!只需想想,八十多位昔日同窗,如今召集再齐,也不过十多位,仅为七分之一!今日契阔谈宴,彼此谈笑风生,焉知明年是否欢笑依旧?自毕业参加工作之后,漫漫半个世纪,并非没有融洽的同事,事业的好友,然而,即使再多相交相遇,如今又在何方?比起我们这些患难与共的老同学,他们不过是短程的旅伴而已。
      人是感情动物,只不过有人看得重些,有人看得淡些;有人比较执着,有人比较超脱,这也不足为怪。我想今天在座的诸君,以及因事不能到场的各位,都是属于前者。我想,一个情感丰富的人,可能活的累一点,不如别人那么轻松。但我历来认为,没有友情的人生,是不完整的人生。人不仅要“在家有亲人”,还要“出门有朋友”。而我的这些老同学,就是最好的朋友,彼此无需提防、交谈心领神会。即使酒后失言,也会一笑了之。夕阳西下,去日无多 ,在即将归去的路上,除了老同学,还能与谁交往?
    
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