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锄禾日当午  

2017-01-04 09:35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 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……

   儿时诵这首诗时,体会的是农人的艰辛,提醒自己要珍惜盘中之食。此后斗转星移,人世沧桑,联想到父辈的艰辛,旧诗重读,却是另一番感慨。

   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父母正当壮年,为摆脱贫困,苦志于耕作。最初是租田而种,经过十来年的勤做苦吃,终于有了点微薄的积蓄,买了富人家几亩薄田。那块田地势低洼,在湖区属于十年九涝,但这恰恰应了父亲常说的一句话:丑妻薄田无价之宝——土地虽然瘠薄,但抵不住人勤快;地势虽然低洼,但却不怕旱灾。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,自从买了这几亩薄田,当地连续几年天干,别人家的高田受旱,低田却因祸得福。再加上父母勤快的双手,夏日到湖里捞水草,冬天上四处拾畜粪,这几亩薄田居然成了沃土,连续几年喜获丰收。转眼到了四十年代末,父母已经有了十亩田的家当。眼看家业越做越大,父母的劲头也就越来越足。母亲经常对我讲起当年创业的艰辛,对我印象最深的,是父亲月夜锄地的情景:

    白天顶着烈日锄了一天的棉花,到了晚上,吃罢晚饭,一般庄户人家都会歇口气,搬一架竹床在门外纳凉,摇摇蒲扇,拉拉家常。但父母却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,而是扛起锄头,趁着月色继续锄地。别人上地,一般只带两把锄头,一把锄钝了,再换一把。而我父亲上地要带五把锄头!母亲也不甘示弱,把家里的孩子安顿好之后,扛上两把锄头就去追赶父亲。但逢有月亮的夜晚,夫妻俩一般要干到鸡叫头遍,才恋恋不舍地回家歇息。每逢母亲提起这些往事时,在一边沉默着的父亲就会插一句嘴:唉,你娘啊!只要发现我不小心伤了一颗苗,就会停下来破口大骂,半天不肯住口……

   夫妻俩就是这样治家创业的。他们哪里知道:当年每培植的一棵棉苗,每收摘的一朵棉花,都成了他们永难洗清的罪孽!

   土改时就因这十亩田土,几间茅屋,家里被划成富农,成了“剥削阶级” 。全部家业被没收,再接受无休无止的批斗。这还不算,一顶剥削阶级的帽子,压得子孙喘不过气来。几代人为此付出的代价,忍受的屈辱,是他们当年在烈日下、月夜里,怎么也想不到的啊!

   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

   知我父母辈,心中几悲苦?

   一件不平事,百代难弥补。

   奉劝世上人,作孽慎收手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