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幸福只在等待中  

2017-01-10 17:08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快过年啦!小时候常听母亲说:小儿盼过年,大人盼栽田。其实,大人也是盼过年的。一年的辛苦劳顿,就等着过年时歇息歇息;亲友们一年的隔绝,就等着过年时走动走动;口腹一年的寡淡,就等着过年时大快朵颐;一年的单调寂寞,就等着过年时热闹热闹……

     于是,随着年关的迫近,等待的气氛愈来愈浓。尤其是看到身边许多人在买鞭炮、办年货,自己也禁不住心痒起来:我也该准备过年啦!

      其实,我对一年一度的“过年”兴趣并不很大,比之过年,我更迷恋于年前的等待,就如年轻时约会,等待的激动远胜于相见。只因为那是一种期盼,年前一种特美好的期盼:期盼和亲人团聚,期盼和老友会面,期盼那种把万事丢开、心中了无牵挂的心情。

      在漫长的人生中,谁没有这种感受呢?只要前方有一种幸福在向你招手,一步一步,一分一秒……那种等待的甜蜜,真是难以言喻啊!

        在我的记忆里,最美好的等待经历,莫过于上学时放假,从便车上跳下后,走在回家的路上……

学校离家两百多公里,一年只能趁寒暑假回家两次。在那个交通极不方便的年代,这差不多等于地球到月亮的距离。只因当时没有大巴车的概念,出门旅行只能搭便车——货车。学生们回家,先是从学校到城里,再从城里到离家不远的分路口,最后步行回家。前两次都是站在路边等便车——想想有哪位热心的司机,肯为一个招手少年而停车呢?有时一等就是一整天,从东方泛白到日落西山,然后饥肠辘辘的折回。更多的时候,是侯在饭店门外,等司机吃饱了往车上走的时候,跟屁虫似的跟在后面,用做卑微的言辞,恳求司机带自己一程。一般情况下,这种办法,尚有百分之一的概率,比站在路边上傻等略强。如果仍是次次遭拒,万般无奈之下,会趁司机吃饭时悄悄爬上车厢。有时被高度警觉的司机发现了,一顿臭骂被驱赶下车来。有时成功躲过,但下车时则很危险——必须看准一个弯道,在货车减速时猛然跳下。记得有好几次,我被摔得半天爬不起来……

有了这段痛苦的经历做铺垫,再往后就是幸福的等待了!

那年寒假,正好赶上年前回家。一位好心的货车司机把我送到分路口,从这儿到家还有二十多公里路。我沿着大渠的渠顶上缓缓步行,一路上想象着到家的幸福——就要见到日夜牵挂的父母啦,就要见到天真可爱的弟妹啦!父母身体还好吧?弟妹们也该放假回家啦……以往和亲人相处的细节,一次次在心头回放。想着阖家团圆的欢乐,想着母亲准备的美食,想着辛苦操劳的父亲……二十多公里路,不仅不觉得远,而是愿其更长……

走着走着,最幸福的时刻终于来到了——不是来到了家门口,而是远远地看见夕阳下面,从我家屋顶上冒出的袅袅炊烟……

 到家当然很高兴,很幸福,但在回忆里留下最深印象的,还是一路上等待到家的甜蜜心境!

 半个多世纪过去了。如今父母已经不在,茫然不知何处是家?是父母墓前的一蓬荒草,还是闹市里一幢高楼?每逢过年时节,我会扛着着一堆行李回家,人往东方走,心却朝西方望……在那遥远的边疆,一间冒着炊烟的小草房,那才是我永久的家啊!

  是啊,如今家还有,但那种美好的等待不会再有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