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多数的脆弱  

2016-09-22 09:41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如果有一个外星人来到地球,翻阅人类的历史,他一定会对人类的某种现象惊诧莫名:为什么一个拥有数以万计甚至百万、千万计的群体,却不能禁止一个人的荒谬和暴行,任其倒行逆施,甚至滥杀无辜?而且这个人并非孔武有力,也无特异功能,更非智慧超群,但却能凭一人之力,叱咤风云,扭转乾坤,创造历史,而大多数人除了默默忍受,别无他法?

    如中国历史上即使是最开明的皇帝,前期执政尚能体察民情,锐意图新,但到了后期,便变成了无道的昏君,或是沉迷声色狗马,或是残害忠臣良民,从满朝文武到举国百姓,皆无力阻止(如商纣王、唐玄宗)。何况那些庸君、昏君、暴君的恣意妄为?当他们大发淫威之时,沉默的大多数一律失语无助。如南北朝时的齐帝高洋,每天上朝,必定要亲手杀戮一位大臣,朝堂两侧,大臣们皆噤若寒蝉;朱元璋为剪除功臣,大兴冤狱,仅胡惟庸、蓝玉两案,就杀戮了六万多无辜,致使南京城血流成河;他的儿子朱棣,有过之而无不及,仅因为一次内宫疑案,就虐杀了四千九百名宫女,对手无寸铁的柔弱女子,施用剥皮、凌迟等种种酷刑,整整一个月,宫中惨叫声不绝于耳……纵观人类历史上的每一件惨祸,每一件冤案,无一不是一人所为,为什么如此庞大的多数,竟无力阻止灾祸的发生?这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 后来我渐渐发现,在人类的心理构造上,存在着一种“多数的脆弱”。

     这种多数的脆弱,往往出自一种“从众心理”——大伙都能忍受,我也能忍受;你们没有意见,我也没有意见。秦将白起坑赵卒四十万时,竟无一人反抗;日军几十人押送数万中国百姓,也无一人逃走。

     虽然我们经常说起:团结就是力量。二人同心,利可断金。万众一心,聚力千钧。但实际情况却往往相反:人多不一定坚强,反而愈显脆弱。

      我们可以证明:在人数不够多的情况下,多数能显示出坚强,能形成决策。譬如三个人的一个团队,如果一个人想按他的主意行事,至少要团结其中的一个人,形成多数才行。如果要一意孤行,必定会遭至其他两人的反对而不得成功。但假如这个团队慢慢扩大,扩大到几百人、上万人甚至更大,为避免形成“群龙无首”的混乱局面,众人便会推举出一个小的团体进行领导,这个小团体中,又会形成一个首领。久而久之,这个首领便成为这个团队的核心人物。刚开始他还不敢独断专行,但时间长了,若未能形成一种对权力的有效约束制度,那么,根据人性“纵恶抑善”的特点,那个被统治的多数,就再也无力控制首领的行为了。  

       因为多数的脆弱,首领的权力愈加扩张;首领的权力愈加扩张,多数便愈加脆弱。在这种恶性循环之下,多数的脆弱便转换成彻骨的奴性,一个民族的苦难、一段历史的荒谬,便不可避免的生成了!

       这也是为什么国家越大,民族越多,越容易形成专制的原因之一。在人类繁殖能力较强的亚洲和非洲诸国,此种现象显得更为明显,相应处在欧洲的一些小国,多数并不羸弱。历史千百次的证明,凡是一人说了算的国家,所行的荒谬之事就多。反之,在多数坚强的国家,则绝少行荒谬之事。或许有人举例反证,说在罗马帝国、法国大革命时期,也曾出现过多数暴政,但那仅是多数民主的最初尝试,所幸后来人类在经过漫长的历史周期后,终于找到了一种既能让多数做主、又不至于民主泛滥的政治制度——这就是议会民主制。让多数人坚强,却不让多数人狂热,民主通过逐次“过滤” ,最后让顶层的精英集团代表民众的多数意志进行决策。此时,纵有荒谬的方案,也休想得到通过。

       至此,多数的脆弱便得以克服,逐渐变得坚强起来,人类理性的曙光,初现在地平线上。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