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蝉声中的回忆  

2016-08-27 15:50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知——了,知——了——
   炎热的夏日,窗外的蝉声又叫起来了。每逢听到这一声声蝉鸣,回忆就把我带到五十多年前,母亲领着我四处求学的情景……
   明晃晃的阳光在树林中穿梭,蝉声在树枝间一声接一声地叫着。一所坐落在半山坡上的中学,高高的、两头翘起的白色屋檐,隐隐挑出在树林后面。这曾是我——一个少年向往的圣地。是谁,谁家的子弟,有这么好的福分,在这样一个神圣而美丽的环境里读书呢?对于我等这些出身不好的子弟,是梦寐难求的啊!
     这是半个世纪以前,我在炎热的夏天的一次经历。我的母亲带着我四处求学,偶尔路过这里。当然我是无缘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地方读书的。那年初考,虽然后来我的小学老师告诉我,我考了全县的第一名,但是否录取我,却引发了学校的一次争论,最后还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一派占了上风,我被排除在录取之外。
     但我的母亲不肯罢休,虽然断绝了公办中学之路,但听说某地还有民办中学。第一次找到了那个地方,原来是在一个偏远的乡下,一间草屋里,土坯墩子上摆几张木条板,一个形容憔悴的老师在土讲台上讲课,讲台下只有七八个学生,在没精打采地听着。等下课后母亲与老师接洽,老师告诉我们:不要来了,就这个县里还不同意,明天就散学了,今天是最后一课。原来这位民办老师,也是不甘心太多的学生因没考上而失学,手续没办齐就匆匆开班了。
     于是我们母子二人继续奔走。记得那个夏天很热,路上寂静无人,只有蝉声一路相伴。走到一个水塘边上,母亲实在太渴了,就爬到塘边喝水。那水面上浮着一层厚厚的绿苔,又脏又浑,我连声叫母亲不要喝,但饥渴交集的母亲顾不得那么多了,双手捧着连喝了几口,站起来拉着我继续赶路。就是在这一天中午,我们路过渡口一个叫文昌阁的地方,看见了那所中学。蝉声在那里叫的分外响亮,我呆呆地看了半响,那一声长一声短的蝉声,给我留下了一生难以磨灭的回忆……
    在坚持要让儿子读书这方面,我相信这个世上,再没有比我的母亲更执着的了。可以用感天地泣鬼神来形容。路过文昌阁之后,母亲又领着我去了几个地方,每一处都遭到拒绝。记得在一个学校门口,母亲差一点给一个什么主任跪下,还是被我强拉住了。当时我心里很明白,母亲是知不可为而为之。想想一个满头乱发的农村妇女,领着一个瘦弱的孩子,谁会轻易接纳?最后失望而归,在家失学半年。幸好那年我大姐远嫁新疆,父母托她带到新疆上学。学校设在南疆重镇阿克苏,校名为兵团农一师子弟学校(现一师中学)。未料在那里上学很顺利,根本不计较家庭成分,报到时只问了我在老家念的几年级?我担心掉班,就谎称念过初一,于是把我编在初二乙班。那时开学已经小半个学期了,课程开的很全,学业抓得很紧,除了语数理化外还有俄语,俄语人家已经会念课文了,我连字母还没学。一开始还有点吃力,同学们也笑我说的土话,但这种情况只延续了两个多月,我就追上来了。期末考试,我得了全班第一,老师和同学们才对我刮目相看。倒不是我有多聪明,而是在老家求学的一段经历,令我对这样好的学习环境倍加珍惜!
     五十年后,我的母亲在老家故世。
     五十五年后,我和老同学们在阿克苏聚会。
     这一生啊!最难忘的情景无非是两处:一是老家文昌阁的蝉鸣,二是农一师中学的书声。而令我永怀感激之心的,是新疆兵团以他那寛豁博大的胸怀,收留了一个曾经为求学走投无路的十三岁少年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