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追忆父亲独居的岁月  

2016-08-13 12:24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今天一个人做饭,切菜的手忽然停了下来。这些年独居,一个人打理自己的生活,除了洒扫庭除,洗衣做饭是决不可少的功课。因为只有自己一人吃饭,所以做起来就力求简单,一般只烧一个菜,最多再冲一个汤。

    不是第一次了,好几次在切菜时,切着切着,就不由地回想四十年前,那时长子毛毛生下来没几天,我就把母亲接了过来,留下父亲一人在十六团上班。母亲照料孩子,和我们一住就是好几年,那时节,父亲不就是和我一样,一个人打理着自己的生活么?

    “生子不知父母苦,养儿始知父母恩。”母亲帮我们照顾孩子,无疑付出了太多太多。但我们一直忽视的,是父亲那边,其实那些年他也在默默奉献。一个男人,既要上班,没日没夜地干活,还要一日三餐为自己做饭、洗衣等等。据我这些年的体会,实在不易啊!况且我是在机关上班,干的是技术活,没有人约束我。我父亲当年就是一个普通职工,上班不能迟到也不能早退,受着从班长到连长的几级制约,干家务活的时间远比我少。那些年,他是怎样熬过来的?他始终没有说一句,我们也从未问及。只是在几十年后,他的儿子在自我体验中,才念及他的艰辛,寄去一份迟到的思念。

       记得有一次我从水库回来,专门去看了父亲。那是在黄昏下班之后,正赶上他一个人在切菜,切的是一蔸白菜,灶里正烧着火,锅里只有一点点油。说话间父亲就把白菜放在锅里炒,我问父亲怎么只放那么一点点油?父亲说:一个人足够了。于是忽然想起前些天,父亲专门托人给我们送来一瓶油,原来是他把每个月仅有的200克油省下来给了我们。

      那天晚上,我把从水库带来的一个午餐肉罐头打开,和父亲吃了一顿“丰盛的”的晚餐,父亲还喝了一杯我带来的、用工业酒精勾兑的那种酒。说到酒,这是我想起父亲来,唯一的一件可以感到欣慰的事。我父亲烟酒都还行。那年代,食物类的商品都很奇缺,烟酒也很难买到。烟还好说,新疆的老百姓,都抽那种用烟叶和烟秆磨碎的“莫合烟”,用一张小小的纸片卷起来抽就行了。酒则不好办,又不会自己酿,于是只好托人想办法。还好,我后来认识了一位土产品商店营业员,她心眼好,每当有酒来,就为我留一壶。久而久之,他就成了我爱人。这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  尽管有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,但还是不能保证经常有酒。于是我就跟我爱喝酒的徐老师学了一招:用工业酒精勾兑。因为水库检验大坝的碾压度,需用大量的工业酒精。这种酒肯定不如粮食酿的酒,但止止酒瘾勉强可以。只是不能多喝,好在我父亲的酒瘾也不大,一个人孤独时喝两口,倒也无大碍。

       父亲一个人过活,一直到退休后才搬了过来,其间共有七年之久。在那期间,虽然免不了如我经常碰到的情境: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,但我想他心里是高兴的。因为儿子在团部工作,给他长了脸面,如今孙子又出生了,子孙兴旺,更是人间乐事。人啊,只要有点精神支撑,再苦的日子也能熬过。我现在不也是这样么?

       但话又说回来,虽然我和父母同住四十余年,彼此相依为命,祸福与共,但我自觉是愧对他们的。因我这辈子把公事看得太重,忙忙碌碌,少有闲时,很少抽时间陪陪家人,尤其是父母晚年,因自己的不得志,更是疏于和他们沟通。如今想来,是我这辈子最后悔、最痛心的事。有时夜里梦见,白天想起,唯有在这字里行间,对我已经远逝的父母,寄托我永久的哀思和愧疚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