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下一站是地狱  

2016-05-24 17:46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初夏五月,风和日丽,树披嫩绿,花开艳朵。青山远望如黛,草色近看如茵,天气不冷不热,真乃良辰美景。我坐在风驰电掣的列车上,看窗外一幅幅画面飞闪而过。车厢满载形形色色的乘客,各有各的旅行目的,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在哪一站下车。

    你若不出家门,窝在斗室之内,“躲进小楼成一统”,可能还觉察不到这世界的真实。但若你走出家门,只需一天半日,和周围的人稍稍接触,立马就会感觉到,这世界,并不像你看到的景色那样美好。一股飕飕寒气,会慢慢侵入你的骨髓。 

    那天我从上海返程,只经历三个细节,看到三代不同的人等,世界的真面,便活生生地呈现在我的面前。 

     可以想象,如果一个社会,连小孩子也失去了童真,没有爱心,这个社会将会是什么?

     当我扛着沉重的行李,气喘吁吁地挤上一路公交车时,正好挤到一个“老弱病残”的座位旁边,座位上端端正正地坐着一个小女孩,这女孩约莫四、五岁 ,不到买票的年纪。在她前面落座的,显然是带她的大人。按照常理,看到一位老者上车了,又扛着行李,大人就算没看见,但小孩子应该看得见,这孩子应该起身让座,去到大人身边坐下。但这孩子只是冷漠地扫了我一眼,无动于衷。我一直在她身边站着,她一直在我旁边坐着,直到他们下车。

     可以判断,如果一个社会,连老人也失去了慈祥,没有宽容,这个社会将会是什么?

     同样,当我汗流浃背地挤进硬卧车厢,放好行李,顺便在下铺坐会时,忽听一声怒吼:让开!这是我的座位!我转身一看,原来是一位上海老妇。我赶紧起身,欲爬上我的上铺时,那个尖利的声音又响起了:别从这边爬,从那边上!

     原来这趟列车的硬卧车厢改装了。早先卧铺边上设置的一架爬梯,现在没有了,代之以一块封闭的隔板,因此睡在中、上铺的人,无梯可爬,只好用两只手撑着中铺的床沿,引体而上。那老妇人不让我撑靠头这头,呵斥我撑靠脚那头。我只好后退,在另一头引体向上,七蜷八缩,费尽周折,总算把身体安放在逼窄的铺位上。

     我躺在铺上,又气又恼。显然这是一个老年团队,听谈话是到张家界旅游的。一个老人,经历了大半辈子的风风雨雨,尝遍了生活的酸甜苦辣,就是再暴戾的性格,也该磨砺的差不多了;再泼辣的口舌,也该收敛收敛了;再偏狭的心胸,也该宽容宽容了。俗话说,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鸟之将亡其鸣也哀。怎么七老八十了,还这样口出恶言,毫无善意?

      可以料知,如果一个社会,连年轻的人都失去了热情,只剩冷漠,这个社会将会是什么?

      我从上海到株洲十多个小时,没听到一声广播。既不放音乐,也不报站名。如此庞大一列火车,服务竟不如一辆公交。不用多猜,广播员一定是在玩微信,或是在和男朋友泡电话粥。更令人气恼的是:广播员不报站名也罢,连列车员也不见踪影。提前一个多小时换票之后,列车员便销声匿迹。以致车不声不响地进了站,我还浑然不觉,还以为是临时停车呢,还站在那里久久地傻等。幸好这时,我看到一个睡在我中铺的老头,在车窗外隔着玻璃向车里的一个老太婆摇晃着一包零食,我才猛然醒悟:如果不是到站,车门是不会打开的!这一定是到站了!于是我赶紧拖着行李下车——两只脚刚落地,车就开动了,好险!

      一路走来,风景虽然如旧,但世情已经不再。记得从前乘火车,旅客们一上车就互相交谈,零食互享,分别时彼此像亲人一样;列车员走过路过,也会满面笑容地和乘客打声招呼。如今则像掉进了冰窟。一路上,陌生人之间可以对坐数小时而不发一语,不仅见不到乘务员的笑脸,甚至连他们的影子也看不到。其实我也不用他们报站,因我知道——

      下一站是地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