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里依稀慈母在  

2016-03-22 10:17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昨晚,又梦见了母亲。

  我刚下班回家,看见母亲在糊一只火炉子——在北方烧煤炭,因为铁皮炉子的炉壁很薄,为避免炉火太旺把炉壁烧坏,需要用泥巴沿着炉壁糊上一圈。这活儿一般是男人干的。也许是因为我和父亲都不在家,母亲只好亲自动手。见母亲已经和好了黄泥,我赶紧说:妈,让我来吧!于是挽起袖子,把黄泥一把一把地抹在炉壁上。我干这活儿很熟练,没多久就糊好了,母亲见了很高兴,说现就可以生火做饭了,叫我在一边先休息休息。

   那间房子很狭小,很像是当年父亲参与搭建的半地窝子。这种房子虽然很简陋,但却有一个好处:冬暖夏凉。记得那年文革初起,我们全家和一帮“牛鬼蛇神”被驱赶出原单位,在戈壁滩上寻一块地,临时开挖,用一些木料和红柳枝,仅仅用了大半天就搭建好了一排地窝子,天黑前就可以搬进。记得当时父亲悄悄对母亲说,中间的那一间稍稍大些,于是我们就搬进了那间。值此一住就是五年,直到我参加工作后把全家接走。

  梦里的母亲,依然是中年时模样,一身布衣,忙前忙后,细看头发上还沾着草屑。一辈子都在艰难和屈辱中求生的农妇,何曾有过一刻的消停和欢欣?夫妻俩生养了十个孩子,生存下来的只有一半。一生所受的磨难,其辛酸苦楚,除了自己,就只有儿女们知道。如果我还有一点孝心的话,尽出于此!

   也许是新砌的炉子温度不高,火焰不旺,母亲忙活了很久,才做好一顿简单的饭菜。然而正当我们母子围坐在炉子边准备吃饭的时候,一阵响动,我的梦被惊醒了……

    梦虽然醒了,然而心还温暖着,久久地沉浸在梦中的情节里。母亲虽然离开我已经四年了,父亲则离开得更久。但他们每隔一些时日,就会出现在我的梦中。这对于久处孤独的我,真是莫大的安慰!生命原本是由肉体和精神组成的,一次次地梦见亲人使我明白,父母并没有永远地离开我,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,还在一如既往地关注我,呵护我。每次梦见他们,想念他们,泪水就止不住下淌。每哭一次,心里就好受些。只要我还活着,他们就没有故去,他们一直活在我的生命中,我的心灵里,他们的生命还在延续。

     虽然我这一生过得不是很顺,多半日子还过得憋屈。少无温饱,老不自由,在人生的风浪里颠簸浮沉,少有开心的时刻。但这一切丝毫不减我对父母生养的感激之情。毕竟是他们赐给我人生一世,看见神奇的世界,经历知识的洗礼,享受成功的喜悦,遇见美妙的爱情。种种一切喜怒哀乐,都源自于生命的奇迹。此生一过,不会有再生了!纵有轮回,也不知他生是谁,生我是谁。因而信知此生乃亘古一遇,父母乃千年一缘。父母当初给我们的,完全是一片无私的爱,而我们的回报,岂能有万分之一?贫贱之家生养子女,是不可与富贵之家相比的。富人家多子是福,穷人家多子是难。吃糠咽菜,破衣烂袄,覆盖着我们的童年;一粥一饭,寒来暑往,凝聚着父母的艰辛。在那样艰难环境里长大的孩子,怎么能和父母分开呢?

    所以才会生有聚,去有梦啊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