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芦苇荡里忆双亲  

2018-10-23 10:1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冬日的太阳冲破云层,发射出万道金光。阳光洒在马路上,经一排排汽车玻璃的反射,马路顿时一片明亮;阳光照在河岸上,河面上泛出粼粼波光。被绵绵冬雨所困的人们,纷纷走出户外,尽情享受这难得的日光浴。他们或是结伴说笑,或是独自沉思,屹立在河岸上的每一株树,开放在草丛中每一朵小花,此刻都成了流连忘返的景点
     我独被一丛丛盛开的芦花吸引。没想到在这树叶飘零,百花凋谢的冬日,芦花却开得如此精神。它们高举着青白色的花穗,迎着微风轻轻摇晃,似乎在召唤行人前来欣赏。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佳人,在水一方……”我口中喃喃地念着,一颗心,却幽幽地飞到了五十年前的边疆……
     要论鲜艳,人间有牡丹芙蓉;要说香醇,世上有桂树兰草。另有菊花的绚丽,荷花的清纯,玉兰的高洁,皆为诗人咏诵不完的珍品,亦是众生雅俗共赏的爱物。而芦花,除了古诗中有所描述外,很少见到有人钟情的。而我,世上百花千卉中,却独爱此花。
     那是缘于五十多年前的一段艰难生涯。
     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我的家乡和全国各地一样,饥馑肆虐,生命危残,为生计所迫,我们举家西迁,落脚在新疆一个偏远的农场。家中六口,父亲务工,母亲持家,四个子女中有三人正在上学,仅靠父亲一人的劳酬,维持一家温饱尚有困难,学费从何而出?当时愁坏了父母,大弟和小妹差一点辍学。幸好上苍不灭无路人,经好心人介绍,市面上扫把缺货。因本地不种高粱,扫把苗一般用芦苇替代。打听到这个消息,父母亲如获至宝。眼见纵横分布的灌渠上,生长着一丛丛密不透风的芦苇,于是母亲白天就去割芦花,晚上父母就扎扫把。碰到休息天,孩子们也去帮忙。经常深夜里我们一觉醒来,看见一盏昏黄的油灯下,父母还在辛勤绑扎。芦花沾满了母亲蓬松的头发,绳子勒破了父亲长满老茧的双手,稍谙人事的我们,禁不住潸然泪下……
    于是有一捆捆芦苇扫把堆到去往集市的车上,人们把一张张凌乱的钞票交到父母手里,我们兄妹终于得以维持学业。在我的记忆里,每年只要芦花一开,就是父母的忙季。整整四个年头,没有停歇。因为芦花开在夏季,大西北的的白昼,气温高达四十多度,人钻在密不透风的芦苇从里,高温闷热可想而知。据帮助过母亲打打芦花的大弟告诉我,母亲好几次在苇从中晕倒。穷人家出门也没个水壶,渴了就直接饮用渠水,那渠水是从天下连泥带沙冲下来的雪水,十分浑浊,但饥渴难耐的母亲却甘之如饴。记得那一年我放暑假回家,经过一道干渠时,忽然看见芦苇丛中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