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同学们走了  

2015-10-27 20:56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相见的欢喜,总是抵不了离别的惆怅。
   十月,对于我来讲是迎来送往的一月。
   上旬才送走了家人,下旬又迎来了友人——我的六位老同学,应约前来我处做客。
   同学们亲密相处仅仅四天,又要匆匆分别。中午一点左右,在郊区一位乡村朋友家用完午餐,相互在火车站话别。连续四个日日夜夜,同学们促膝谈心,数不尽的欢声笑语,诉不尽的同窗情谊,话不尽的人世沧桑……但却在这一刻戛然而止。回去的路上,同学们一个个灿然的笑颜,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,还在脑际闪动廻萦。一缕缕掐不断、理还乱的离愁别绪,缠绕我的心,模糊我的眼……
   半个多世纪的友情啊!那在艰苦的年代中凝结的刻骨铭心的同窗之情啊!当时只道是寻常,日久始知其珍贵。它就像一坛尘封多年的美酒,一段久压箱底的沉香,是如此令人沉醉,如此令人回味……
    这几天,虽然我又要工作又要接待,从大清早起床到夜晚送他们安歇,忙个不亦乐乎。但古人说: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我身虽累但心里乐。多年来一人独处江南,与同学们遥隔千里,地方陌生,人脉中断,有太多的无奈何和孤独。今天他们的到来,带给我太多的欢乐,那些美丽的往事,青葱的岁月,仿佛又回到了身边……
    其间,王建明的热情,计雨沧的傻相,胡中官的憨厚,周妙发的机警,祝君宇的豁达,马利的较真,每一位都显得那么可爱,那么真实。虽然时过境迁,老去了容颜,但他们的音容笑貌,言谈举止,仍旧和当年一样!他们都是最了解的我的人。只有在这个群落里,彼此才心不设防。少年时代,我们一路走来。我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经历过的患难,我们都共同经历过;甚至所有的糗事趣闻,我们也如数家珍。毕业之后,虽然各奔东西,各有人生际遇,但无非是求生活、求发展,在人海茫茫中,为环境所迫,为利害相关,谁都只能把真正的自我隐藏起来,对谁能做到敞开肺腑,剖露真情?除了兄弟,就是同学了!
    五十年弹指一挥间,有好几位同学,已经先我们而去了,说起来大家是一阵唏嘘。今夕何夕,今年何年?活着的人得以相聚,怎不弥足珍惜?
     同学们来了又走了,临走之时,他们再三向我致歉又道谢,岂不知,说致歉的应该是我:因为这几天的接待,不能说尽了全力,为条件所限,还有好几个景点来不及去,食宿也有不尽人意处;说道谢的应该是我,感谢他们以古稀之年,策杖负重,风尘仆仆,千里迢迢来看我。
     同学们来了又走了。他们进我家门时,我在门边摆了一长串拖鞋。如今留下这一双双拖鞋,我不忍收起。因为鞋底上,兴许还留有他们的余温;我更想把它们一直那样摆着,好等待老同学们下一次的到来……
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