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最不愿看到的一场比赛  

2015-06-02 10:24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从老同学王建民的微信上得知:赵永亮同学走了!但愿这不是真的……

    赵永亮是我的同班同学,他个子不高,长相端正,性情随和,学习并不费力,成绩中等偏上。平素总是笑容可掬,遇事不温不火,很少与人争执。因为他为人随和的好性格,因而在长达四年的学习中,在我们全班三十九名同学里,他并不显得特别突出。给我最深的一次印象,还不是平素的朝夕相处,而是在一次勤工俭学的劳动中,他以突出的成绩,表现出巨大的内在潜力。那还是入学的第一年,为盖临时宿舍,全班男生脱土坯。虽说没正式开展比赛,但每天都登记成绩。脱得快的,每天能脱七、八百块,脱得慢的,也有四、五百块,因为要记成绩,所以大家都在暗中鼓劲。我也不甘落后,在简、准、快、准四个字上狠下功夫。简——就是动作力求简单明快,在掐泥、入模、抹平、倒坯等一连串动作中,省去不必要的小动作;准——就是双手掐的泥坨不多不少,入模不偏不倚,倒坯的间距不密不稀;快——就是所有动作包括来去奔跑,速度要快;好——就是质量要好,装模饱满、棱角分明。经过一次次地探索,我终于找到了窍门,不仅脱出来的土坯有型有样,排列齐整,看上去赏心悦目,而且数量也达到了一千块。当天晚上我最后一个下班,趁着微弱的灯光,看黑板上的成绩,心想肯定是我排第一了。谁知一看,竟是赵永亮赫然列在榜首,他的成绩是一千一百块!这个小个子,竟然把班上那么多大个子甩在身后边,甚至还跃居在我的前面!我不禁由衷地佩服起来。在教室里,他总是坐在前排,被老师提问的几率比大家都多。时间久了,他找到了窍门,若遇到较难回答的问题,在老师提问之前,他会转过身来,小眼珠骨碌碌地朝大伙一转,于是能解题的的同学就会抢先举手……同学们学习上互帮互助,劳动中你追我赶,生活中同甘共苦,所以大家的关系历来很好。毕业那年,他和另一位女同学林月娥被分配到农一师司令部,在当时来说,是分配得最好的,令大家唾羡不止。他俩分到司令部,大部分同学则分配到团场,我则被分到师设计院——在当时那个重成分看出身的年代,也算是很不错了。

   四年同窗,情深意长。毕业典礼那天会餐,很多女同学都情不自禁地痛哭流涕,记得男生中也有流泪的,赵永亮就是其中一个。被分派到司令部的赵与林,当然有责无旁贷地担负起组织聚会和照顾大家的责任,这一点他俩都做得很好。每逢同学们上师部开会,总是他们俩热情张罗,对大家关怀备至。一晃七、八年过去,且幸大家都闯过了“文革”大关,两个水利班八十多人无一死伤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赵永亮经亲戚联系,内调到山东莱芜市水利局工作,从此失去了联系。没多久,林月娥也调走了,他俩都是上海人,倒是林月娥调回了老家,我们也没再联系。这样,司令部一时没有了我们的同学。好在仅过一年,在十团基建科工作的刘兰育被调到了司令部(他也是上海人),赵、林照顾同学的责任,就落在刘兰育身上,刘兰育也做得很好。比如这次发微信的王建民,就是经刘兰育的推荐,调到沙水处任处长的。在此之前,兰育同学还为同一职务征求过我的意见,我当时已担任七团副团长,所以就婉拒了。这是后话。

    我们这一届同学间的深情厚谊,是一般校友同窗很难理解的。因为在那个特殊的年代:肚子吃不饱,学习任务重,劳动强度大,还要批白专道路。但我们互相搀扶着,硬是扛过来了,没有一个掉队的。此后虽然各奔东西,但彼此都惦念着,一有机会,就会打听对方的消息,偶尔聚在一起,那种会心的微笑,开心的打闹,嘴里高喊着对方的绰号,取笑对方当年的糗事,是一生中最愉快的时刻!

     没料到短小精悍、亲切可爱、潜力无限的赵永亮同学,竟然走在了大家的前头!难道再也没机会看到他那眯着眼睛的笑脸?没有机会享受他热情周到的服务?没有机会和他另找个题材进行一场比赛?

    “天之涯,海之角,知交半零落……”这些年,在不知不觉中,我们已经失去了不少同学:欧阳重新、邓郁酆、金杏珍、赵梅菊、蒋良珍、开桂秀(班长)、孙文章、杨杰……然而,在一个个远去的名单中,怎么也不会想到添加赵永亮啊!他是那样精力充沛、热情洋溢,人都说这样的身材和个性,寿命更长,怎么就出现了反常呢?

    看来,同学们之间,这一辈子什么比赛都不可能再举行了,唯一在暗中进行着的,乃是一场大家都不愿意参与的、人人都在回避的一场比赛,那就是寿命的比赛。这种比赛不会有胜者。因为谁活的时间越长,谁就会更痛苦、更惆怅、更感伤。假如最后只剩下一个两个,回首当年沧桑的岁月,回看毕业照上那一张张消失的笑脸,会是怎样的心情?

   永亮同学——谢谢你当年对同窗们的照顾,原谅我一别之后再未能与你晤面,愿你一路走好!


搜索

搜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