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勉强活着的黄桷兰  

2015-05-22 10:39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卧室里盆栽的一株黄桷兰,还是友人六年前送我的——人家从珠海乘车一路抱过来,可谓情深意重。但尽管我尽心尽意地呵护了六年,浇水透光从未间断,但至今还是当年那副样子:枯的几根枝茎,零落的几片叶子,长年不开花,永远不结果,活得不精彩,说死不至于。要说早该淘汰了,之所以还保留它,仅仅是为了纪念而已。
    这株黄桷兰的生存状态,使我想起人世间大多数生灵,包括我自己,那种生活状态,不也是这样的吗?活得不精彩,离死还很远。从不开花,更不结果。足下也就那么一点点贫瘠的土壤,头顶也就那么一点点稀薄的阳光。一月又一月,一年又一年,就那么苟活着。没有希望,没有欢乐,平日里为生计煎熬,还恐惧于意外的祸患。任如花的童年和美好的青春,从指缝间无声划过,转眼间老之将至。回望来路,百感交集。上帝恩赐的一个大好的生命,辜负了。
   其实,比之起前一代人、前几代人,我们还是万分幸运的。在战争的年月,人命不如蝼蚁。一阵马蹄,即成肉泥;一颗流弹,身死异途。在饥荒时代,或是草根果腹,或是号哭于途,或是一家人饿死穹庐。最可怖的还是运动兴起,保不准有人一次告密,你就成了无产阶级的敌人,从此失去自由,一生饱受凌辱。
   如今虽然生无多少乐趣,但未被限制自由,尚能温饱无忧。为此应深怀感激之心,尤其是感谢拨乱反正的邓公,以及此后的一代代接班人。他们就像牧者呵护羊群一样,赐给百姓们温饱与和平。作为体制的极限,只要顺从,便有温饱。不要多想,无需多说,正如这株黄桷兰一样,只要根须不刺破盆底,叶片不穿透窗户,就能保你生存无虞。有时还为你浇浇水,为你透透光。因为活着,就是一切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