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诗歌之死  

2015-03-19 11:45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近来,一位农民女诗人凭一首诗(其实是一句诗)走红了。这句诗是“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”。只此一句,就明白这是作者在性饥渴十分强烈且无奈的情景下发出的心声。奇怪的并不只是这首诗或这句诗多么淫荡,多么直迫,而是为什么会引起诗坛如此之大的轰动?据我的理解,是因当代诗歌已濒临死亡,已经没有什么人、什么作品能施以挽救,如同气数已尽的垂危病人,中医、西医一概束手无策。而在此时,唯有求助异类或巫师了。恰在此时,有一个奇特的人、一个奇怪的声音出现了。这个奇特的身份,是一个患脑瘫的农村女性,这个声尖厉声音,就是——我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!一下子把众人吓得半死,那垂危的病人也惊得坐了起来。于是人们欢呼:诗歌又复活了!

   可能现在人们已经淡忘,我们这片土地,是诞生过李白王维白居易的土地,我们这条河流,是漂移过屈原、王勃、杜甫行舟的大江;我们这片天空,是辉耀过苏东坡辛弃疾李清照的天空。咱们中华样样落在人后不假,但唯有一样,是可以笑傲世界映照天穹的,那就是诗歌。现在好了,诗歌死了。而且,还有人为它找了个最奇特的掘墓人,举行了一场最奇特的葬礼——一个荡妇,一声嚎叫,算是它最后的挽歌!

   诗歌,自从“诗经”、“离骚”、“楚辞”问世以来,一直是我们文明的源泉,民族的灵魂。汉唐两宋,又把它推向光辉的顶峰。哪怕是在兵荒马乱民族危亡的时刻,诗歌仍未绝响,相反的更高亢、更激越,更美轮美奂。它有时像长江黄河的滔滔激流,吹响起文明的号角;有时像一道涓涓细流,滋润着干涸的心灵。尽管几经浩劫之后,如今诗歌已濒临死亡,然而在弥留之际,它仍有一缕幽幽的余韵,一道美丽的极光,让我们翘首回望,近代男性诗人有北岛、顾城、海子,女性诗人有舒婷、席慕蓉、安意如等,他们如几株小花在晚风中摇曳,像一群小鸟在暮枝上吟唱。可以设想,一个没有诗歌的民族,一定是一个濒临死亡的民族,一个行尸走肉般的群体。一个民族将亡,一定是诗歌先死。 伴随着诗歌死亡的,或是一堆性欲的烈火,或是一群纸醉金迷的狂徒。余秀华的诗句,赤裸裸地向我们展示,如今我们所处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,被她煽起的,是一对什么样的火焰,吹捧她的,是一群什么样的人群。

   奇美为丑,巨魔似神。在一个魔鬼开启的时代,由一个奇丑的巫师为诗念一篇葬词,这,大概就是我们的孽缘吧!

 ( 附:诗的葬词——余秀华的诗:我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其实,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,无非是

  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,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

  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

  大半个中国,什么都在发生:火山在喷,河流在枯

 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

 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

   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

 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

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

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

 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

 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

  而它们

  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