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潭一鹤的博客

还有一张牌在上帝手里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年辛苦数过年  

2015-02-17 16:59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小时候常听父母说:小孩盼过年,大人盼栽田。此话再真实不过。在我的记忆里,过年印象深的莫过于两件事,一是年前要杀大公鸡。在没杀它之前,那只大花公鸡翘着一束漂亮的尾巴,洋洋得意地在一群母鸡面前徜徉,可是没多久,就被父亲赶在草垛里一把抓来。我们一群孩子急不可耐地等在旁边,只等父亲的刀一落,就一拥而上,争相恐后地拔它尾巴上的羽毛——我们要拿它做毽子。那羽毛红黑白三色相间,真是漂亮极了,做出来的毽子又大又好踢,惹得邻家小孩羡慕不已。二是吃团年饭。不管时局如何维艰,日子怎样难过,那一餐团年饭总是很丰盛的。对于我们这些过惯了苦日子的小孩子,年三十的那顿团年饭,是何等令人神往啊!

   大年过完,大人们就开始忙着栽田了。而我们该上学的上学,该忙家务的忙家务。身为男孩,我和弟弟是要上学的,而两个姐姐,则要帮着父母干活或忙家务。总之要想再兴奋一次,就要等到下一个大年了。

    以前父母还健在时,过年总是很忙的。要杀猪,做粑粑,打豆尖(就是把大米浆做成面条),打扫房间等等。而今父母已逝,家在远方,该轮到我忙乎了。年前把年货打了几个包,托物流寄往上海,自己还忙里偷闲,亲自跑了一趟。原本准备过年就不回去了,一个人躲在宁静的办公室里写点读点,不亦乐乎。但想到一大家人在上海团聚,“遍插茱萸少一人”,终究不是个事,于是再一次打点行装,准备上路。年头年尾要来去两次,从买车票到准备行李,肯定是辛苦加倍啊!

   如此看来,想图个轻松自在是不可能了。谁叫我是个辛苦的命呢?还是那句话:年年难过年年过。小时候,最盼望就是过年,长大了,最怕的就是过年。一年中最长的休假,竟变成了最辛苦的奔波。是自找的差事,还是命运的驱使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